时尚新闻
大熊猫死因要讲科学,但基地过度“接客”不可不查_社
发布日期:2020-07-09 06:34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王钟的

据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官方微信7月6日通报,今年4月26日,大熊猫幼仔“顺顺”和“溜溜”出现拒食、急性腹泻等症状,在治疗过程中,两幼仔突然出现严重过敏反应,尽管经过全力抢救还是不幸身亡。通报还说,像“顺顺”和“溜溜”发生如此严重并反复出现的过敏类型,在圈养大熊猫史上尚属首次。

大熊猫幼仔的死亡,无疑令人痛心。在相关报道的评论留言处,不少网友也表达了对顺顺和溜溜不幸死亡的悲痛。大熊猫是我国的“国宝”,也成了中国自然文化的一种形象标志,在国内外都有不少粉丝。在某种意义上,保护大熊猫不仅是为了维护一个物种的存续,也是对人们喜爱大熊猫的情感的呼应。因此,每一只熊猫的离去,无论是出于自然原因还是意外原因,都值得关注与探究。

在表达惋惜和遗憾的同时,一些网友就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比如,有人质疑大熊猫死因不是“过敏”所致;也有人认为这份通报来得太晚,5月两只幼仔就已离世,为何到了7月才发布通报;还有人对大熊猫离世原因表达了不同看法,认为这与繁育研究基地过度开放有关。

首先需要强调,对大熊猫的具体死因,还是应当遵循科学家和专业人员的判断,而不能从一种阴谋论的立场出发,凭借主观经验随意猜测。目前,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已经通报了两只幼仔的发病和治疗过程,面对公众的疑虑,不妨邀请权威专家作出更详细的说明。何况,既然通报认为发生如此严重的过敏尚属首次,那么其本身就值得进一步研究,在公众关注下,进一步科学研究的过程应当及时公开。

此次大熊猫离世引发关注,也暴露了繁育研究基地与公众互动的欠缺。单单从时间看,通报比公众的关切慢了不止半拍。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官网显示,基地把向海内外公众传播以大熊猫等珍稀濒危物种为代表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理念作为一项重要的社会职能。既然大熊猫保护教育是基地的社会职能,那么及时公开基地自身的保护状况,就属于其分内之责。繁育研究基地理应在第一时间通报大熊猫死因,而不是在舆情酝酿以后再被动地回应。

在两只大熊猫幼仔死因的讨论之外,诸多网友还指出了繁育研究基地过度开放的问题。有网友指出,基地多年违反规定让大熊猫接客,游客支付一定费用以后可以花钱抱熊猫。若反映情况属实,那就既违背保护与教育的要求,也涉嫌违反大熊猫保护的相关规范。目前,借助直播等现代化手段,公众完全可以通过非接触的方式走近大熊猫生活,那种对大熊猫造成过度干扰的参观模式理应被取缔。

2015年,有关部门传出消息将制定《大熊猫保护条例》,但是,这项条例的出台并无下文。近年来,由于保护措施的加强和公众保护意识的提升,大熊猫的种群有所恢复。2016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更是将大熊猫的物种濒危等级,从“濒危”下降到了“易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熊猫的生存不再受到威胁,让大熊猫的保护更规范化,依然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任务。大熊猫的养殖条件、保护主体,以及突发疾病的应急预案、死亡之后死因调查,都需要在行政法规层面作出明确规定。

更重要的是,我国对大熊猫的成功保护,应当成为野生动物保护的一个范例。我们花大力气保护大熊猫,不是简单地保护一个特有物种,而是为保护整个生态圈提供可资借鉴的案例。人类与珍稀动物如何共存,如何处理人们观赏动物与动物自然繁衍生息的关系,将成为大熊猫保护的经验教训提供给社会的深刻思考。(王钟的)